飘忽闪烁の思量

远距离面对面的尴尬
我知道他看的不是我
于是难过又尴尬
南方的人一定更加欣赏南方的妹子
温文尔雅
虽然偶而时我也一样。

内心戏独角戏,
时而满心欢喜,时而和现在一样头疼也难过。
可能我太专一也不大是种好事
这样就只是心里难过开心就只有一个原因了
他不了解 也可能他了解
这感觉很怪
我有在想过如果真的和他在一起会怎样
然而
却除了恐惧却想不出其他的感受来形容。
喜欢和在一起好像是两码事
偶尔像个情感大师一样和朋友分析各种各样的感情问题。
却始终是个当局者迷的笨蛋。
我太自卑,
这就是原因。
不敢开始,也怕开始。
我试想过和他在一起自己会有多么多么的开心,即使只是看着。

之前的那些日子总是纠结在感情的问题上。
身边的朋友也是这样。
小鹿乱撞的瞬间有过,伤心难过的时候也有过。
见过那些故意不理会的眼神,
也听过那些永远不会和你说的小句子,
于是,
觉得是自己幼稚,
然后没能开始这一直期待着的一切。
其实,
只是个偶尔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而观众,只有自己。
想来这些事情,心情平静的难以告白。

现在的这些日子里,
见过了太多太多真真假假。
人们都说,苦难是暂时的。
真的是这样吗?
或许又只是些心灵的慰藉。
又或许是对于我而言。
有些圈子,怎么撞得头破血流想挤入也无济于事
这个世界需要的是不但有能力,而且善于交际随和的人。
这段日子,遇到了很多从未遇到的厉害的人物,
真好,他们能成为我的老师。

幸运的是他们在讲述这我没听过的没见过的各种新奇古怪的事情。
而且他们看起来,满脸的幸福满脸阳光的味道。
但,这样或许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人觉得新奇,却也又有很大的落差感。
我努力不让自己想着太多没用的东西。
也尽情的发挥自己的潜能,但轻度社交障碍这种东西真是让人慌得可怕。
而对于,界限二字。
我又警觉的太过苛刻。
有如男女之间,有如师生之间。
我总是觉得该有个束缚来彰明界限二字。
但却发现其他人根本就没有那样的在乎这些我以为的不该的事情,甚至觉得很正常。
这是想法之间的差异,
于是我越发沉默寡言,是非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秉承着所谓的自信在这个充满圈子的世界上,谨小慎微。让人觉得高冷不敢靠近。
我不喜欢说脏话,也不想听到这些。
但却发现这已经成了这个世上一种开玩笑的手段。
总结来说,我把自己捆的太死了。
之前是父母的管教,变成了百依百顺的乖孩子。
现在是自我的约束,让自己远离了周围的所谓融洽的圈子。
我遇到了很少的一部分的人和事情。
但都好像是种磨砺。
告诉我,这世界上并非都是充满爱心全然为人考虑的人,这样的人真的很少。
而更多的是默不作声 事不关己的样子。
我想起了自己。偶尔的样子。
这世上有太多太多不平等的种种。
有时候付出也不见得会有相应的回报,
心理作用总是占据上峰。
无奈的感觉。

我很喜欢,不过好像又没到非表白不可的地步。
真的已经过了青葱的那个年纪了啊。
看的是未来 不再是眼前的让自己想起就开心的合不拢嘴的人。

明明是我一直居住的城市却过得像个从未来过的外乡人

洛凡的图

没想到我这一生除去高中那刻骨铭心的hiddenlove
大学的日子里又随着好奇心的驱使
开始关注着想关注的人
剧情总是类似
但无济于事
我仍旧太多顾忌,最严重的便是
门不当户不对

世界总是笑话着犹豫不觉的自己
路过的人冲你笑了一下
瞬间冰封的一切冰释的只剩感动的热泪
但当暖意褪去
心里又开始犹豫徘徊踟蹰不前
静静地现在微弱灯光的原地
孤立无援的感觉升腾着
觉得自己浑身发烫就像正在经历着一场可怕的灵魂拷问
孤立无援无能为力
于是本就不多的笑容又裂开了一条巨大的缝隙
风吹进来 觉得凉爽的同时
也觉得刺骨的寒冷。
你在乎的在乎着其他的你不在乎的
再多的苦恼
也抵不过偷偷看到他也在看着你
他坐在后面和其他人开心的笑声
动态里有他的浏览痕迹
有他的动态
但很多时候幻想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惨败给现实
你看到他好像在看着你
却扭过头不敢在看向那个方向
我恐惧过度高估着自己的位置
也把他放在了过于触之不及的位置

我再没了当初那段死乞白赖的想制造机会相处的勇气
更多是默默的留在原地
我也知道你不会大步向我走来
堆满了笑

我用长长的日志来续写一个故事

我此刻经历着最深的孤独
秉承着正确的态度
却发觉有时候世事在他人看来
不分对错事不关己
就算你以为的关系还算合拍
但终究还是世故圆滑胜过可怜兮兮的友谊
于是嘴巴会说的人总是抢在上峰,
重内心的人总是沉默

真真正正能够设身处地为你着想认真倾听的人也寥寥
矛盾这种东西
当再无转机时
沉默冷场即是最大的忍让
多说无益 说了也无用
多一言也是对自己的残忍
白费口舌此刻体会的透彻。

曾经啊,我有多怕和人产生矛盾
但现在发现 不合适这东西强求不来

就像两个人
和你在一起时 每时每刻她都不愿按照你的想法来 保持着独到的个性 以及她就是她你无法改变我的严谨。
和另一个人在一起时 千顺万顺 事事都贴合对方 就算一直以来从不会做的事情也可以不去生硬的拒绝而是可以呀告终。

可能人和人之前天生存在着差别对待
无论承认与否 总是存在着

而现在 我也算看开
情深酒味浓 人心看人心
不值得的话就这样好了。

我不会记起从前也不接受虚假的友谊。

不行就散 没什么大不了

如果你觉得感动了别人
别人也会感动就好啦

未完成的梦

苦涩

二十几岁里体会到一无所有
在家靠父母
出门靠父母打钱的日子
这是一个同学说过的话
看到后说不出的苦涩……
身边的人形形色色
不努力的人颓废的人
自暴自弃的人
自以为是的人
对未来充满希望的人
自己规划好未来的人
父母已安排好未来的人……
形形色色
眼花缭乱
短暂的时间里
自己发生着很多很多的变化
体重随着恶习惯变成了难以想象的数字
孤僻的性格也一直没能解开
大学的同班同学就好像是短暂在一起的陌生人
偶然几个知道姓名和样子
其他的……一无所知
过着开心不开心混杂的生活
同寝的人
同样形形色色……

开学时心怀向往 说着这样那样的感动自己的话
之后一系列问题也同样和从前没什么两样
屋檐下……知人知面不知心
于是越发自我封闭
其实也不然…
只是没有想出合理的办法来解决现在的各种小问题
言论家? 实践家?……

2平米的活动区域 聒噪

我不知道在等待着什么,也不知道正在失去着什么。

今天和朋友逛超市,

买水果的地方,
有好多一个学校的校友。

看着一张张涂满遮瑕霜的脸,
心里突然有些难过。
于是一张又一张,
肤白的过度假饰的脸。
心里怪怪的。
可能别人眼里,
有时的我也可能也没什么差别。

于是发现曾经天然的人,
就这样随着大流逐渐被这样的那样的
技巧所包围着。
对于这样,
处在那样的氛围可能真的这就是贴近周围生活节奏
不过……这样的话,
面容如此相似,
自我欺骗的觉得没有差别,
但当以一个局外人看来真的是没差

每个人都在声嘶力竭着个性,
却又沉沦在人堆里,
悄然的自我欺骗着。
渴望把差别争得面红耳赤。
后来却发现,
吵的最凶的往往最相似。

如果我们可以不加掩饰。
那是不是生活也会按照原轨道继续进步着。

想起最近总想起的几个人,
但可能他们真的遥远的无法触及。
就像蓝色星球上看着月亮,
遥远可能真的很美,
但是不是也一样,
拉近了。
却发现幻想这东西是那么真实,
但真实却那么打脸。
皎洁和坑洼的强烈反差,
于是笑的很大声很大声,
吵醒了梦。
击碎了幻想。

晚安好梦。